欢迎来到宁波市鄞州人民医院!

院务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院务动态>医院动态

对于自己的职业要花一辈子时间与之相处,首先你得热爱它 ——记鄞州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陆滢

作者:郑瑜来源:发布日期:2018-05-16浏览次数:1081

“首先我觉得在今天选择做医生是需要有一种精神的。这不仅是因为我们的专业生涯漫长且艰辛,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更是因为尽管付出很多,有时还可能会被病人误解。我对医生这个职业的定位是一辈子相处得热爱……”在接受笔者采访,当问及对医生这个职业定位时,鄞州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陆滢很感慨地说了这一番话,陆主任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医生”这两个字,对鄞州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陆滢来说,着实沉甸甸。陆滢从医20多年, 34岁担任宁波大学医学院硕士生导师;37岁晋升主任医师;40岁被评为2015年宁波市科技领军拔尖人才第一层次;20142015年连续两年被评为鄞州区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2015年被列为宁波市科技领军拔尖人才第一层次,2016年被评为鄞州区优秀人才,她主持的课题先后获得了2007年宁波市科技进步三等奖,2012年浙江省医药卫生科技进步三等奖,2013年宁波市科技进步三等奖,2013年浙江省医药卫生科技进步二等奖。但对陆主任来说,这所有的一切都不及“医生”这两个字的份量。有句名言:医生治病,“偶尔能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在安慰。”陆滢说,这句名言就是对医学所起作用的真实写照,从另外一个角度诠释了医学,揭示了医学的真谛。时至今日,陆滢仍在践行着这句名言,面对偶尔能治愈的病人、常常去帮助的病人、总是在安慰的病人,竭尽全力表达出她对生命的牵挂。

 

偶尔能治愈:

她努力做的就是让每一份希望发挥到淋漓尽致

 

老家四川的32岁女士喻萍(化名),就属于那种偶尔能治愈的病人。二年前,她因患临床上罕见的血液系统疾病——“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血小板只有3千,血色素4.2g……,被送进鄞州人民医院抢救,短短半个月中,医生为她进行了8次血浆置换,使用新鲜冰冻血浆达23830毫升。如果按成人体内血液总量4200毫升换算,相当于全身换血”6次。喻女士经过鄞州人民医院医护人员与病魔进行14天的生命拉锯战后,终于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想起那一幕,陆滢至今也无法忘记,那是在2016119日凌晨3点,在睡眠中的陆滢被电话惊醒,一接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同事的求助声:急诊科正在抢救一名从奉化转入本院的重度贫血患者,患者血小板只有3千,血色素4.2g……。陆滢听完电话后迅速起床赶往医院参加会诊。见到患者后,陆主任发现,呈嗜睡状的患者神志尚清,经详细询问病史后得知,喻女士在一周前已出现发烧且全身皮肤黏膜散在出血点及淤斑,为其进行外周血涂片检查后,发现大量破碎红细胞。一个可怕的名词出现在陆主任脑海,“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陆主任立即组织血液科医生进行病情讨论,并向血液科学科带头人、副院长裴仁治作了汇报。裴仁治得知后立即赶到医院组织全科专家讨论治疗方案。

当日凌晨330分,喻女士突然出现神志不清,全身抽搐,血压及血氧饱和度持续下降……。陆主任警觉地意识到患者病情极其危重,当即请求ICU医生来院参加抢救,迅速将喻女士转到ICU病房,进行气管插管,人工呼吸机支持及循环维持等治疗,并通知医院血库备血浆准备为喻女士作血浆置换。凌晨520分,在与家属充分沟通后,血浆置换开始,到早上8点,第一次血浆置换结束,整个过程共置换血浆3649ml,相当于把喻女士全身的血浆都换了一遍。

    发热、血小板减少、红细胞破碎溶血、昏迷,这一系列症状汇总在一起,是“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四联症。“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属微血管血栓-出血综合征,这是个凶险且罕见的疾病,发病率为2.8/百万人,但死亡率却高达8090%。为了第一时间明确诊断,陆主任经与实验方进行沟通,在不到24小时内获得了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确诊实验结果:血管血友病因子裂解酶ADAMTS13活性提示为零。

     119日下午1点,就在第一次血浆置换结束5小时后,喻女士又突发全身大抽搐,专家们立即对其进行抢救并再次行血浆置换。经过一系列救治,喻女士的病情虽然有所好转,截至1123日,喻女士共进行了8次血浆置换,使用新鲜冰冻血浆达23830毫升,按成人体内血液总量4200毫升换算,相当于全身“换血”6次。

功夫不负有心人, 1116日,喻女士经行8次血浆置换后,神志终于转清,血小板从入院时的3千上升到9万,患者顺利转入医院血液科病房继续治疗。1119日,喻某经复查血管血友病因子裂解酶(ADAMTS13)后发现活性达100%,证实该病治愈了!更令人欣慰的是找到了引发喻女士“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病的罪魁祸首,原来竟是混合性结缔组织病惹的祸。

1123日,喻女士康复出院了。出院当天,喻女士丈夫王某紧紧握着陆滢的手,泪如雨下:“谢谢你们,谁都知道我妻子得的是不治之症,是你们把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你们高超的医术和无私的付出,不仅给了我妻子的第二次生命,也给了我家庭的完整,我们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大恩大德”。

如今,喻女士每隔段时间就会向陆主任报平安,她们各自还加了微信,在陆主任的微信朋友圈里,笔者看到喻女士现在过得很好,晒美食、晒娃,还做起了微商,忙碌而充实着她的每一天。

在整个抢救过程中,陆滢甚为感慨感动的是,“在治疗效果不确定的情况下,对可能出现的人财两空、大剂量药物引起的一系列副作用,家属都表示理解,这真的难能可贵。我们每一次交代病情、每一个治疗决定,他们都给予完全理解与积极配合,当场拍板果断决定,需要家属去办的事他们马上落实到位,这也让我们医务人员心存感恩,感谢家属百分百的信任。”

 

常常去帮助:

她努力去做的是为患者多争取一份活的希望

 

在陆滢的微信朋友圈里,笔者看到的大部分都是在筹款募捐,水滴筹、宁波慈善等等慈善募捐。曾有人向她打趣道:“我看人家朋友圈天天晒美食、晒旅游景点,你看你的朋友圈,很无趣,老是看你在筹钱……”,陆滢很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办法,我身边需要帮助的病人太多了,尤其是看着那一张张稚气的脸,面临着病魔摧残的同时又因无法支付巨额的医疗费用而打算放弃治疗时,我的心就如刀割一样疼。”每当这时,陆滢就会带动身边的同事为患者发动募捐,在微信朋友圈呼吁亲朋好友为经济困难的血液病患者募捐。

记得那是去年八月份,血液科来了一个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是一个才12岁的小男孩,叫田企。他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叫田业。田企的家境非常困难,父母离异,父亲独自带着3个孩子,一直都是起早贪黑地干活。因为身体里的造血系统全部崩溃,每隔一周,田企就需要住院输血治疗。根治这种疾病,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做骨髓移植。幸运的是,田企有一个双胞胎弟弟,配型结果显示,兄弟俩的骨髓配型是全匹配,这样移植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七十。

陆滢了解到田企一家的困难后,马上发动了募捐。科室的医生核实情况后马上写了一段文字,联系了媒体,为他进行募捐。院长书记带头捐款,我们自己也是纷纷献出了一份力量。陆滢说, 经常在朋友圈发这种求助的信息,有点难为情,但是一想到患者求生的眼神,就手指一点果断地把信息发出去了。

在她和同事的努力之下,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短短两天,就为田企募集到了18万元的手术费。迄今为止,陆滢和她的团队已为患者发动募捐高达250余万元。

 

总是在安慰:

她努力做的就是去抚慰那些不幸家庭的伤痛

  

陆滢常有种希冀甚至是一种幻想,那双拽着“救命稻草”的手不要任性地撒开,哪怕她没日没夜地守候在他们的身旁,哪怕是她背负着风险尝试新的治疗方案。可是苍天无眼,那些美好的生命几经抗争,但终究还是阴阳相隔。

媒体曾报道的“漫画少女”小婷,离开的那一天,整个血液病区的医护人员都哭了。她是一个特别懂事的女孩,去年81日,因为身患地中海贫血,病情危重、奄奄一息的小婷被送到鄞州人民医院急诊科。因为没有治疗费用且治愈希望渺茫,几个小时后绝望的小婷一家决定放弃治疗,把女孩带回了家。后来在爱心人士如潮涌的爱心帮助下,小婷得以重返医院血液科治疗。虽然小婷的全家和陆滢团队一直与“血癌”抗争了半年多,但最终小婷还是走了。

医学技术的有限和无奈,必须去正视,更需要去挑战。“或许正是这份无力挽救的痛,激发着我,催促着我”,陆滢说。对患者或家属的病情咨询,陆滢总是耐心解答,无论事情多忙都会暂时放下,从不推托。为了满足远道而来的患者,经常为没排上号的病人“加号”,只要病人有要求总是尽量满足,哪怕放弃自己的节假日休息。遇到危重病人,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总是在第一时间亲自为其诊治。血液疾病的治疗费用往往很高,在制定治疗方案时她总是为病人着想,力求在达到同样治疗效果的前提下将费用降到最低。

陆滢和血液恶疾打交道了20多年,她和她多难的患者及患者多难的家庭并肩走过了20多年,见到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和一个家庭的灾难。每当面对这些的时候,陆滢觉得十分的痛心,一方面她对于有这么多的病人她救不过来觉得十分的痛心,一方面又对于一部分病人因为没有经济条件来治疗觉得十分的痛心,还有一方面对于目前医疗水平还不能救治的病人感到痛心。对于“好医生”,她心里一直有一杆秤:偶尔能治愈,常常去帮助,经常去安慰。 “如果人生重来一遍,我还是会坚定地选择医生这份职业”,陆滢告诉笔者:“把一个濒临死亡的患者救回来,看着他重新健康地活着,这份幸福和成就感是任何一个职业所无法给予的。”

 

作为一名医生和科研工作者,尊重病人、尊重科学,热爱她的职业,是陆滢的态度,是一种珍视生命和探求真理的态度;救死扶伤、除危解痛,是她的行为,是这个神圣职业对健康和生命的承诺所化作的行为。选择了医生,就选择了这条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陆滢正在医学之路上向着更高、更深、更精的目标开拓创新、不断前行!

 


相关资讯